加载中 ...

贵州银行再启定增计划,或为赴港上市“铺路”

2019-05-22 17:23:29 来源:时代财经   阅读量:2.94万

摘要:
增资扩股对于贵州银行而言,一方面可以优化其股权结构,增强其抗风险能力,而另一方面则可以提升市场信心,为其后续估值奠定优良基础。

贵州银行再启定增计划,或为赴港上市“铺路”

图片来源:网络

近日,证监会官网显示:贵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银行)已于5月10日提交《贵州银行定向发行说明书(申报稿)》。申报稿称,该行主要面向贵州省内外优质企业法人单位进行定向增发,拟发行定增股份不超过30亿股,发行价格2.1元/股(人民币,下同),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3亿元。这是贵州银行自成立以来发起的第三次“定增”计划。

对于此次定增,贵州银行表示,“本行内生资本无法完全满足资本补充需求,因此引进外部资金进行资本补充已是目前的必然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在申报稿中,贵州银行多次选取在港上市的江西银行、中原银行等城商行作为参考对比,这也侧面印证了该行登陆香港市场的想法。就在今年2月,不少媒体曾报道,贵州银行拟赴港上市,融资规模不超过10亿美元。

有业内人士猜测,此次的增资扩股,除补充资本金之外,或是贵州银行在为其赴港IPO做准备。麻袋研究院行业研究员苏筱芮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增资扩股对于贵州银行而言,一方面可以优化其股权结构,增强其抗风险能力,而另一方面则可以提升市场信心,为其后续估值奠定优良基础。

再启定增

作为贵州省内仅有的两家城商行,贵州银行成立于2012年,由遵义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六盘水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顺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家城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而成,注册资本为32.41亿元。

申报稿显示,贵州银行已于2016年股东大会和2017年董事会等相关会议通过相关方案,拟募集股本金总额不超过30亿股,发行价格以2016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即发行价每股2.1元/股,贵州银监局已于2017年年底批复同意,目前待证监会批准。

对于此次增资的原因,贵州银行表示,随着各项业务持续发展,资产的增长扩张速度较快,对于资本的消耗也随之大幅上升;另一方面,内生资本补充能力虽也在增强,但仍无法满足资本补充的需要。“因此,必须及时启动新一轮的增资扩股工作,及时进行资本补充,才能确保该行提高抵御风险能力、业务正常开展、拓宽业务发展空间以及满足资本充足率指标达到监管标准。”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贵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83%、10.62%、10.62%。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同期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2%、11.58%、11.03%。

贵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明显低于同期国内商业银行平均水平。

按照贵州银行的预计,如果本次发行募资不超过63亿元,本次发行完成后,贵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均有所上升,该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达14.82%、13.67%、13.67%。

事实上,近几年来贵州银行资本承压明显。早在2015年7月,贵州银行便实施了第一次增资扩股,并通过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定向募集股份将其注册资本增至71.99亿元。2017年12月,贵州银行实施了第二次增资,通过实施定向募集股份,其注册资本增至96.99亿元。通过前后两次增资“补血”行动,该行顺利募集资金约64亿元。

除通过增资扩股补充资本金之外,贵州银行去年先后发行二级资本债,合计金额28亿元,用以充实其二级资本。

赴港上市

近年来,贵州银行通过多次增资扩股、二级资本债以缓解其资本压力,但受业务规模的快速扩张、非上市银行的资本补充渠道匮乏等因素影响,冲刺IPO、拓宽资本补充渠道成为该行的长久目标。

早在2015年增资扩股的同时,贵州银行就在谋划登陆资本市场“补血”。在当时A股上市受阻、以及新三板利好政策的影响下,使得贵州银行将上市目光投向了新三板。2015年5月份,该行将新三板挂牌工作提上议程,并于5月25日开始对所有股东进行股权确权工作。但是最终无果。

直至今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2018年以来,贵州银行就在筹备赴港上市,早已遴选券商等中介机构。而且为了上市成功,该行高管还带队到去年成功登陆港交所的九江银行学习取经。

有分析人士表示,相比于上市银行可以通过IPO、可转债、优先股等多渠道并举补充资本,未上市中小银行“补血”渠道比较有限,主要包括向大股东定增或发行二级资本债。“目前地方政府财政限制比较严格,向大股东发定增比较困难;另一方面,二级资本债只能补充二级资本,对补充一级资本毫无作用,且流动性收缩背景下,二级资本债的发行成本将会攀升。”

其实今年以来,中小银行A股IPO上市提速,目前已有紫金银行等4家银行先后顺利上市,江苏银行日前也拿到证监会批文,即将登陆A股市场。来自证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6日,共有厦门银行、浙商银行等14家在A股IPO队伍中。

贵州银行为何选择冲刺港股市场呢?

在苏筱芮看来,“这与贵州银行高层变动有关。其次,新任高层亦将进军资本市场作为主要目标之一,因此跟公司的整体战略发展也密切相关。”

2018年,贵州银行高层发生最大变动。2017年5月,该行首任董事长兼行长肖瑞彦辞职后,李志明于2018年1月被正式推荐为贵州银行董事、董事长人选。同年2月2日,贵州省政府办公厅公布消息称,同意推荐许安为贵州银行董事兼行长人选、推荐肖慈发为监事长人选、推荐胡良品为副行长人选。

而根据证监会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二条,“发行人最近三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业内人士认为,A股审核对董监高等高层稳定性有比较明确的限制,而高层变动对于其赴港上市则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

补充资本

除贵州银行外,今年以来,不少非上市银行企业频频出现定增现象,通过增资扩股进行外源性资本补充。1月4日,廊坊银行主要面向该行原有股东以及潜在境内法人投资者进行定向增发,并拟定增发11.7亿股,募资不超过35亿元。同日,福建海峡银行也提交了定增申报稿,拟定发行不超过13亿股。

据时代财经统计,截至发稿,今年已共有10家非上市银行提交“定增申请”,具体包括贵州银行、廊坊银行、福建海峡银行、河北银行等4家城商行,以及广东博罗农商行、江苏太仓农商行、江苏阜宁农商行、河北滦平农商行、河北涿州农商行、江苏东台农商行等6家农商行。

“这主要是出于对规模扩张与资本补充困境的考虑。较之国有大行,农商行、城商行业务相对单一,为应对竞争压力,只能依靠增设网点、扩大资产规模等外延式扩张发展,因此形成很大的资本压力。” 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郭晓蓓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利润增速放缓的情况下,未上市的农商行、城商行只能通过增资扩股、资本积累等方式增加资本金。

苏筱芮进一步表示,尤其是城商行、农商行这样的主体,其贷款结构易面临贷款集中度较高、流动性风险管理难度较大等特征。而根据负债结构及时增资,既能够增强自身的资本实力,也能够缓释流动性,为后续风险管理提供充足的资本支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银行 / 增发 / 定增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