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富德产险前三季度成绩单出炉:亏损0.29亿,保证保险诉讼增加

原创 蓝鲸Insurance  2020-11-05 09:39:00  阅读量:11.46万

近日,富德产险2020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出炉,前三季度合计亏损0.29亿元,对全年盈利形成压力。同时,其偿付能力已连续四个季度下滑。事实上,其经营问题不仅限于此,因提取未到期责任准备金,尤其是未到期保证保险责任准备金,2019年富德产险净利出现罕见大额亏损,合亏6.8亿元。而恰是这两年,富德产险保证保险法律诉讼案件激增。

对于保证保险,尤其是融资性信保业务是否有必要开展的问题,业内专家意见不一,一派观点是风险难控、发展处于初期,并不是谁都可以涉足的;另一派观点认为,信贷市场庞大,监管也并未禁止相关业务,具备发展市场,但涉足的前提是做好风控,做好市场调研,鼓励险企设计保险合同保密条款,防止债务人恶意违约。

前三季度亏损0.29亿,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综合率4连降

在一季度、二季度连续盈利情形下,富德产险上半年实现2611.6万元的净利润。但叠加三季度亏损的5506.53万元,富德产险前三季度合计亏损2894.93万元,较去年同期同比缩减580.35%。

和多数保险公司类似,富德产险初期保费规模增长加快。在2016年以前,该公司保费每年增长率在80%以上,保费市占率从初期的0.02%提升至2016年的0.2%。此后,保费增速放缓,市占率未能突破0.2%,2019年保费收入增速仅为5.45%。

在其业务发展过程中,富德产险认为与股东富德生命人寿等形成的交叉销售模式是其建设全球领先保险公司的战略要求,也是提升销售渠道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举措。但交叉销售对富德产险总保费贡献还相对有限,该渠道建设相对薄弱。2019年,交叉销售业务占比仅为15.9%。

利润方面,富德产险的净利润发展未能贴合财险公司“三平五盈”规律。成立至今,该公司仅在2015年、2017年分别实现2.42亿元、0.02亿元的盈利。其中,2015年,受益于投资收益骤增5亿元,全年取得较好的盈利。

净利表现不佳的同时,富德产险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连续四个季度下滑。2019年3季度为739.69%,至2020年3季度已降至457.31%。若以年度变化看,2019年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584.21%,低于2018年的709.2%。

对于年度偿付能力缩减,富德产险通过年报解释道,“主要受年未到期责任准备金提取增加、净利润亏损等影响,2019年底实际资本较2018年底减少了5.8亿元。”

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近年来,富德产险保证保险的合同纠纷案件激增,数量占总诉讼案件已近五成,远超作为第一大险种的车险相关诉讼案件。今年以来,保证险投诉情况也并未有所好转,前后约有800余件诉讼纠纷,去年合计约100余件,目前,多项合同纠纷仍在处理中。

保证险承保亏损超车险,提取未到期责任准备金致2019亏损

蓝鲸保险梳理富德产险年报发现,事实上,恰是保证保险业务牵连该公司2019年的业绩。2019年,富德产险净亏损高达6.68亿元,亏损同比增加479.74%,而往年亏损额至高不超过2亿元。

净利大幅下滑主因,一是富德产险于当年提取了大量未到期责任准备金,导致已赚保费和营业收入缩水;二是资产减值出现大幅增长,拉高营业成本。其中,富德产险提取未到期责任准备金5.86亿元,同比增长945.12%;资产减值损失为4512.23万元,较2018年增加4511.97万元。

进一步细化看,2019年年末,保证保险累计提取了5.37亿元的未到期责任准备金,责任险、意外险累计提取额也较多,分别为7374.48万元、2098.63万元。由此来看,保证保险的责任准备金提取是利润负增长的核心原因。

蓝鲸保险了解到,2015年,富德产险加大力度发展保证保险,这一年保证险首次挤入富德产险前五大险种,成第二大险种,此后连续三年均为第二大险种,保费规模持续增长,四年承保利润分别为-0.02亿元、0.33亿元、0.29亿元、-0.23亿元。

2019年,保证险保费收入一改此前连年增长态势,规模缩减至0.56亿元退居为第四大险种,承保亏损6.39亿元。同期,车险承保亏损1.36亿元,而在此前,富德产险第一大险种的车险为承保亏损最为严重的险种。

截至目前,富德产险的多款保证险也已被停售。主要包括有2013年上市的快快放—房屋抵押贷款保证保险、个人贷款保证保险;2014年上市的交易合同短期保证保险;2015年上市的短期履约保证保险、货币债务履约保证保险;2016年上市的银行承兑汇票质押借款保证保险、网络交易平台买家履约保证保险。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2月,邦融汇被曝逾期2.4亿元,而与之展开保单质押、履约保证保险等业务合作的保险公司包括富德产险。

有多位业内人士曾向蓝鲸保险指出,目前,保证险中的融资性信保业务还处于初期发展的过程中,这不是一件谁都能做的事情。我们要思考的是,相对银行等机构,险企是否能够承担得起相关风险,如果风控能力不足,大概率会暴雷,甚至导致赔付率失控。

“今年上半年,监管出台新办法加强对信用保证保险的监管,特别是对融资性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的监管。但是,并没有禁止相关业务。这说明市场对信用保证保险业务,包括融资性信用保证保险业务有客观需要。而且,信用风险的暴露与经济形势关系密切,也就是说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的规模与质量会有明显的周期性。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说信用保证保险业务还有没有拓展的必要”,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副教授李文中向蓝鲸保险表示。

李文中认为如果保险公司要经营相关业务,建议保险公司应根据外部环境变化对业务发展作动态调整,将风险控制在一定规模上;同时,信保业务应在保险合同中加入保密条款加强对被保险人的保密要求,以减少债务人故意违约的风险。

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向蓝鲸保险表示:“整体来说,信保业务连连踩雷,但业务规模的市占比并不大。而信贷业务市场庞大,依附相关产业,相关保证保险有较大市场需求。但保险公司要做这款业务,需要对其保持谨慎态度,配置专业人员,运用好大数据提前做好风险把控,在承保之前做好市场调研。”

非车业务专业性要求高推进并不易

将目光放得更广来看,富德产险的险种经营上存有挑战,公司竞争力尚需进一步提升。

近几年,富德产险多份年报都向外透露,“公司整体战略目标是以‘内涵式发展’为导向,以效益为中心,将公司打造成为在财产险细分市场上具有特色竞争力的专业产险公司。”

具体来看其财险业务,车险一直为富德产险第一大险种,近几年占比在八成以上,但陷入连年亏损窘境;非车业务占比较低,富德产险有意拓宽业务,如铺开保证险,却导致风险赔付激增。

保险领域,马太效应显著,财险公司更是如此,小型险企生存环境相对恶劣。王立刚指出,“车险领域,小型险企难以掘取可观的业务和利润,市场中主要是大型险企能盈利。”

同时,王立刚分析道:“非车业务实际经营也不容易,新小公司主要依靠股东推进非车业务,有利可图的市场业务,主要也是被大型险企挤占了。同时,很多非车险业务承保、核保都需要一定专业人员去推进,因为不像寿险保单有相对统一的规律,财险保单较为灵活,一单一议,对象不同、人数不同、责任不同,核保政策、承保政策都会不一样。所以,打造特色化险企落地是存有挑战的。”

不过,根据富德产险董事长龚志洁在近期的公开论述,富德产险的业务结构或在今年将出现较大变化,业务特色或将得到发展。

“我们在车险经营中建立了一个业务价值评估体系,对车险经营尤其是业务选择,这将在细分市场经营上起到引领作用,可能会在下一步车险费率改革后为中小型公司生存提供依据”,龚志洁表示。

同时,龚志洁指出,“公司一直在创新特色进行探索,这些年在以车为主的基础,做一些非车业务,今年获取了一定的收获,非车业务今年增长3倍,现在占比已经到了40%多,且转型会不断深化,为未来有序经营更好生存并且有承保盈利打好基础。”至于成效如何,还待时间证明。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富德产险前三季度成绩单出炉:亏损0.29亿,保证保险诉讼增加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报告 / 贸易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蓝鲸Insurance

378 文章
2291.36万 阅读

影响保险业的智囊内参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