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郑秉文出席《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发布式

E理财  2019-12-30 10:00:00  阅读量:936

2019年12月30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办、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主办,香山财富研究院、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实验室协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发布式在北京举办。

本次会议主题为“非缴费型养老金的中国道路与国际实践”。业内专家学者共济一堂,围绕未来30年的中国养老金发展趋势、老龄化与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以及城乡居保基金投资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主持会议并发表开幕词。

郑秉文出席《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发布式


以下为郑秉文发言实录:

大家上午好!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年》发布式现在正式开始!

这是我们中心发布的第九部年度报告,每一个报告都有一个主题,今年的主题是“社会养老金”,或者叫做“非缴费型养老金”。我有5分钟时间,我讲五个小问题,带有对社会养老金的一些看法,为什么我们搞这么一个会议。

第一个小问题,什么是社会养老金。我们的书名叫“非缴费型养老金”,大家知道养老金是来自于保险,这是大家固定的一个概念,没有保险就没有养老金,而保险是你得先缴费,并且你要有资格,你得缴够15年,国外有长的,法国41年,中国规定15年,于是有人到了15年就不缴了,虽然他或许才45岁,这叫缴费型的养老金。这是在中国非常著名的,大家都知道的一个养老金,实际上与缴费养老金同一天诞生的应该齐名的还有一种养老金,就是社会养老金,它同样诞生于130年前刚刚统一的德国,当时在俾斯麦的领导下建立一个缴费型的养老保险,同时他又建立了一个社会养老金,大家可能就不知道了。社会养老金、非缴费型的养老金不是来自于社会保险制度,它是来自于财政一般税收,或者某项专项税收,1889年德国在建立这个制度的时候,它的资金是来自于烟草专卖税,定额,到了65岁一个人一份,也就是说社会养老金的诞生历史与保险养老金历史是同样的,诞生在同一个国家,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一小点。

第二点,世界范围内非缴费型养老金、社会养老金的现状和基本情况,随着1889年德国诞生了社会养老金以后,我查了一下,丹麦1891年,新西兰1898年,澳大利亚1908年,瑞典1913年,相继都建立了社会养老金制度。加拿大1966年建立的OAS(老年保障基金社会养老金),还有就是美国的SSI(附加保障收入),它带有低保的性质。从支付标准分类,有定额式的一人一份,有补差式的,还有最低保障式的等等;从资格条件上讲,有的是家计调查式的,有的是普惠式的,普惠式是与国籍、居住权、年龄相联系,比如说到65岁等等。

第三点,社会养老金与中国远吗?我们现在谈社会养老金好像离我们很远,我们基本养老保险都存在这么多问题,农村制度、城镇制度、第二支柱、第三支柱都存在很多问题,我们今年又开始大幅减税降费,还能搞一个社会养老金吗?是不是离我们很远?因为它来自于一般的税收。

我可以跟大家说,它不远,就在我们身边,为什么这么说?大家知道,我们这个制度是分两个板块:一是农村的板块叫城乡居保;二是城镇板块叫做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简称“城镇职工”),这两个板块的制度都是统账结合,城镇职工是统账结合,账是空的;农村的制度账是实的,统是空的。怎么讲?在农村的制度里,缴费的累积,从2009年到现在7200亿了。统筹这一块是没有钱的,完全来自于财政转移支付,它就是社会养老金,它几乎满足社会养老金的概念的所有条件,就是在农村这个制度里不是统账结合,它叫社账结合(社会养老金+账户养老金),也就是说,城镇制度和农村制度我们都有一个账户养老金。

在城镇制度里面,这两笔钱基本上都来自于缴费,虽然个账是空的,但是农村的制度里不是,它的账户养老金来自于缴费,它的基础养老金来自于财政转移支付,你说社会养老金离我们远吗?制度建立十年了,为什么今天研究这个问题?我们累计的账户养老基金7200亿,一直存在银行里。存在银行里就面临三种风险:一是贬值风险,它承受的是活期的利息;二是有被透支的风险,如果一旦用于支付基础养老金,财政的转移支付总量、规模就要缩小;三是如果一旦用于支付基础养老金,账户就等于空了,或者趋向于NDC(名义账户),这就变成了城镇的制度,而不是社账结合了吗。

所以在这三种风险并存的情况下,我们今天有一个重要的改革举措,就是说人社部决定从去年开始把7200亿的账户资金完全用于投资,三年完成。去年进入了全国社保基金进行委托投资,今年又有一部分,明年全部完成它的投资。这样一个重要的改革,它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第一,贬值风险没有了,我们CPI比较低,只要有投资,它的回报率肯定要高于CPI;第二个风险、第三个风险也没有了,NDC不可能了,它肯定做实了一个FDC,社会养老金加上账户养老金,这个制度从投资这一刻开始就做成了、做实了。所以在账户养老金,在7200亿进行投资的同时,农村这个制度就基本定型了。

第五点,中国社会养老金发展的趋势。这里有公平问题,城镇职工是否有社会养老金呢?如果没有的话,是否公共财政有一个公平性的问题呢?理论上讲是存在这样一个问题的,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当你看城镇制度财政对它的转移支付的量的时候,去年是6000多亿,前年是8004亿,以去年6000多亿为例,均到每个人每年是5000多元,每个月是400多块,农村是180多块,也就是说在我们的城镇制度里,已经离不开财政转移支付了。但是我们没有社会养老金,我从学者这个角度看,与其这样暗补,就不如明补,比如农村有180块钱的社会养老金,城镇职工是否也隐含着每一个月有420块钱的社会养老金呢?理论上讲是有的,由于暗补被藏起来了,没有,如果要把它单独拿出来,财政没有增加负担,但是名义上也有了一个社会养老金,是不是这个制度的公平性就在理论上能够解决一些呢?

当然,社会养老金完全暴露于财政,完全暴露于人口老龄化风险之下,财政风险是随着人口老龄化而不断深化的,这就要测算,这就要看我们的城镇化率,随着城镇化率的提高,农村常住人口逐渐减少,这种关系需要进行测算,未来的财政压力也需要测算。

基于这样一个话题,我们今天邀请的专家是三大领域:1.人口领域专家;2.老年病、慢性病问题的专家,因为人到老了,反倒需要钱,越老越需要钱,你70岁需要的钱没有80岁多,你要能活到90岁,90岁更费钱,慢性病更多;3.投资领域的专家,因为城乡居保基金从去年开始已经有了投资,所以今天邀请的专家就是这三方面的专家。

我的开场白就算完了,把介绍嘉宾的时间完全用于做一个发言。我主持这个阶段首先是主办方致辞阶段,首先请著名经济学家、财政学家,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学部委员、经济学界大家都知道的高培勇教授给我们做演讲,由于他是做财政的,对这个事情非常熟悉,所以我也特别高兴,感谢高院长能对我们支持,大家抱以热烈的掌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郑秉文出席《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9》发布式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报告 / 减税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E理财

4.49万 文章
6.37亿 阅读

专业理财栏目,让你的财富更上一层楼!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