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催生出的新能源风口正在“破灭”。

今年以来,碳酸锂价格的暴跌让整个上游都遭遇到了冲击,冲击的背后是产能扩张带来的必然反应。

当然,作为新能源汽车的主要成本之一,碳酸锂价格的下降,也必然会使得锂电池的价格出现下跌,进而传导到新能源汽车整车层面。

但从目前的新能源整车价格来看,目前还未出现较大幅度降价的车企,且大部分新能源汽车产品动辄三四十万的定价,将会导致此价位的客户群体出现饱和。

对于新能源汽车企业而言,目前最为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渗透率。当渗透率超过30%以后,存量市场的竞争将成为一种常态。

在这种背景下,新能源汽车企业的泡沫将会被“刺破”,最终新能源车企的估值将会趋于合理,而传统车企的估值也适当的会上升。

过去几年里,由于风口作用的加持,哪些新能源汽车企业上市往往能获得超额的估值,例如被称为“特斯拉杀手”的Rivian。其上市之后市值一度超过了1500亿美元,上市几天之后,其不仅超越了戴姆勒,更是超越了大众集团,一跃成为全球第三大汽车生产商。

庞大的造富效应,让不少传统汽车企业加快了新能源转型的步伐。但随着渗透率的不断提升,竞争的加剧,不少车企也意识到了新能源车行业存在的问题。

因此,市场对于新能源汽车的估值方式开始从概念转向产能以及销量,在这种背景下,那些被资本炒高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快速进入到了挤泡沫阶段。

例如,对标特斯拉的Rivian,仅用了半年时间,市值就跌去了近90%。目前市值也仅为182亿美元,但尽管这样,还是有高估的嫌疑。

且近一年以来,外界再也没有将Rivian和特斯拉进行对比。当我们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有时候会发现,风口之上的企业,投资一定需要谨慎。那些追高Rivian的投资者,回本之路将会漫长而无期。

对于Rivian来说,股价的下跌就像多米诺骨牌,会引起一连串的反应。

10月初,美国证监会公布了一份文件,文件显示,Rivian计划发行价值15亿美元、2030年到期的绿色可转换优先债券。公司还表示,买家还可以选择额外购买价值2.25亿美元的债券。

可转换债券转换为股票时会导致股本的稀释和每股收益的下降,对于Rivian的投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对于Rivian来说,这是最便宜筹资的方式。

而在今年3月份,该公司还以同样的方式筹集了13亿美元。且在此前IPO阶段,Rivian 120亿美元的融资规模创造了美股历史最大的IPO之一。

换而言之,Rivian非常缺钱。

再看产能方面,早在10月初,该公司发布了2023年前三季度的产量数据,其三季度生产了16304辆汽车,同期交付15564辆汽车。Rivian预计2023年的产能为5.2万辆。

侃见财经认为,目前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进入了红海阶段,Rivian的产能还不如国内二线新能源汽车的产能,但是在估值方面依旧高出一大截,因此未来可能还会进入挤泡沫的阶段。

根据其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该公司的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为91亿美元,远低于第二季度末的102亿美元。如果按照这种现金消耗的速度,Rivian是否能够继续撑下去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因此我们认为,当风口过去之后,只有切实的产能才能支撑公司的估值,否则资本的泡沫最终会吞噬企业,留给Rivian的机会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