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风口,投资者似乎总在“冷静”和“狂热”两种状态中转换,这也导致相关市场呈现出“冰”与“火”并存的现象。

比如储能赛道,一方面是不足的市场信心。据星球储能所不完全统计,2023年,所选百家储能产业链上市公司全年市值合计大跌15766.34亿元,平均跌幅21.66%。

另一方面则是仍保持高位的投资热度。星球储能所数据显示,2023年,储能行业相关领域投融资事件共计387起,保守估算规模至少接近千亿元人民币或在千亿级别以上。

而从细分板块可以进一步把握让资本“狂热”的因素是什么。

就工商业储能赛道而言,据高工储能不完全统计,2023年,已有超过27家工商业储能产业链企业获得融资,总金额约50亿元。这些企业大多属于技术驱动型,系统集成企业有17家、数字化技术相关企业有7家、PCS企业有3家。

图源:高工储能

可以发现,资本已经更加看重储能企业的“软实力”。究其原因,或在于工商业储能的盈利模式正在转向更多的用户侧、电网侧场景,随着需求愈发复杂多变,相关企业安全预警、智能运维管理、虚拟电厂(VPP)调度控制等数字化技术价值得到更大凸显,盈利潜力也正在持续释放。

这里以云储新能源为例。据天眼查,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能源互联网核心网络设备、解决方案、运营服务提供商。2023年2月,云储新能源完成过亿元Pre-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正海集团、深圳健和、水木清华校友基金、天域九五、水木梧桐等;而近日,其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由乾道基金领投,正海集团跟投。

图源:天眼查

其实,放眼庞大的储能赛道,该公司的市场声量不算太大,但能被投资者看到,也意味着其具有一定“真本领”。

具体而言,云储新能源的技术突围紧扣“提升储能系统的安全性和经济性”这一主题。

据专业人士介绍,“储能系统中能量管控一般由BMS/EMS/PCS共同组成,其中,BMS/EMS都是面向毫瓦级信号的控制系统,而PCS是面向千瓦级信号的控制系统,三套管控系统之间没有互通互联机制,但是被控的主体是同一组电池,因此,电池储能系统使用效率、可靠性、安全性、成本等方面存在较为显著的问题”。

针对这一行业痛点,云储新能源加码研发,将传统方案中相对独立的系统融合成一套信息-能量深度耦合管控系统。这一过程中,“动态可重构电池网络技术”发挥了重要作用,云储新能源总经理高红介绍,“这是目前电池储能领域唯一一套本质安全的技术体系,也是唯一一套从原理上根本消除电池短板效应的技术体系”。

依托于技术优势,数据显示,云储新能源2023年收入超2亿元,签约订单超7亿元,今年处于业绩爆发阶段。

可以看出,云储新能源这类技术驱动型储能初创企业,具有较为显著的发展潜力,鉴于当前储能市场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未来前景是颇为可观的。高红也对公司发展做出指引,“努力成长为能源互联网及储能领域的头部企业”。

但长远来看,技术内卷的趋势下,能走多远仍然是较为严峻的问题。

具体而言,工商业储能市场仍未进入成熟阶段,市场格局未定,据高工产业(GGII)判断,接下来两年内将是企业竞争卡位的关键期。

这种情况下,加码研发与扩大客户规模并行,将始终是云储新能源等企业发展的核心要义。但与此同时,成本压力以及盈利难题或更加凸显。Wind数据显示,储能行业的净利润增长率在2022年达到高点,接近70%,但2023年直线下滑至40%,预计2024-2025年将降至20%左右。这或许也是市场行情较为低迷的一大原因。

由此来看向云储新能源这些初创企业,想要走得更长远,还需进一步思考如何平衡成本和收益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