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网》冯寻

随着公募行业竞争日益激烈,部分基金公司经营压力加大,开始降本增效。公司直销APP因运营与维护成本较高,且获客难度较大,成为降本的落手点。

11月21日,九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泰基金”)在官网发布公告,公司将于2023年11月23日18时起下线移动端九泰基金APP及微信服务号“九泰基金服务号”的运营及维护服务。

信息来源:九泰基金官网

服务下线后,投资者可使用同一账户信息登录九泰基金官方网站查看持仓情况以及存量份额赎回的相关业务操作。原移动端的认、申购及定投功能可通过公司代销渠道或直销柜台办理。

经过此次调整,除直销柜台外,九泰基金将再无移动端的直销服务。

九泰基金近期如入“多事之秋”。11月11日,公司刚刚发布了“最近12个月内主要业务人员变动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公告,因高管频繁变动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此外,不到一年的时间,九泰基金便经历了收到监管罚单、业绩亏损、依靠股东输血等各类问题,未来发展令投资者担忧。

人事变动频繁

九泰基金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资本为3亿元,是首家PE投资管理机构发起设立的公募基金。

九泰基金官网显示,股东分别为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吾九鼎”)、同创九鼎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鼎集团”)、拉萨昆吾九鼎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萨昆吾”)、九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证券”),出资分别占注册资本的26%、25%、25%、24%。

值得一提的是,九泰基金的全部股东都和上市公司昆吾九鼎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鼎投资”,600053.SH)有关系。昆吾九鼎是九鼎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九鼎集团是九鼎投资的间接控股股东,拉萨昆吾是九鼎投资的关联方,而目前,九鼎集团还持有九州证券16.52%的股权。

11月11日,九泰基金发布公告表示,“我公司最近12个月内主要业务人员变动超过百分之三十,根据《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予以披露”,但同时表示,“该变动未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具体来看,该公司总经理严军因个人原因于10月18日离任,并由常务副总经理王玉代任总经理;9月,基金经理刘开运升任副总经理。

今年以来,九泰基金就有3位基金经理离任,4月杨飞离任,9月张鹏程、赵睿离任,值得一提的是,赵睿4月刚加入公司。截至目前,公司基金经理仅剩9位。

2021年、2022年,九泰基金分别有2位、3位基金经理离任,相较于本就不多的投研人员,变动显著。

九泰基金基金经理离职情况

信息来源:同花顺iFinD

上半年亏损逾3000万

九泰基金此前一直以定增投资被市场熟知,也曾有过高光时刻,2017年底管理规模达到最高峰143.97亿元,经历一段起起伏伏后,从2021年三季度开始,管理规模便迅速缩水。

同花顺iFinD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九泰基金旗下有23只产品(各类份额合并),但管理规模仅有16.65亿元,还没有刚成立之时1只基金的规模大,创下成立以来最低纪录。

九泰基金管理规模

信息来源:同花顺iFinD

从业绩表现看,截至11月23日,九泰基金的41只产品(各类份额分开),有25只基金成立以来的收益处于亏损状态,其中15只基金成立以来亏损超20%,甚至有1只亏损超40%。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今年以来,该公司旗下只有2只货币基金取得正收益,分别为九泰日添金货币A类、B类,截至11月23日的收益率分别为1.22%、1.44%。

业绩不佳之下,九泰基金管理规模持续缩水,同时公司陷入净利润亏损的窘况。

九鼎投资财报显示,2016年至2023年上半年,九泰基金净利润合计亏损1.56亿元。

分年份来看,九泰基金仅有2017年、2021年取得盈利,净利润分别为108.64万元、776.7万元;今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已经亏损了3103.97万元,而2022年全年亏损了6420.22万元,近两年亏损相对严重。

资料来源:九鼎投资财报 (投资者网整理)

今年7月,九鼎投资发布公告表示,全资子公司昆吾九鼎拟和九鼎集团及关联方拉萨昆吾,向九泰基金增资5000万元,出资金额分别为1700万元、1650万元、1650万元,增资的原因是,“为满足九泰基金持续发展需求”。

资料来源:九鼎投资公告

增资后,昆吾九鼎、九鼎集团、拉萨昆吾对九泰基金的持股比例将分别变为26.73%、25.73%、25.73%,而九州证券的持股比例将降至21.82%。增资的5000万元中,3000万元作为注册资本,200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

能够获得股东增资固然是好事,但也因为与九鼎投资关系密切,日常经营受到影响。

遭到监管层处罚

九泰基金曾因“定增老鼠仓”事件,被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

今年2月,九鼎投资发布了监管部门对实控人吴刚的行政处罚书,而当时吴刚也是九泰基金的实控人,吴刚违规干预了后者的经营活动。

时间可追溯到2016年,九泰基金成立了九泰久利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九泰久利”),截至当年11月7日,募集资金总额达到30亿元。

2016年12月,时为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维丝”,现已更名厦门中创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实控人罗某波经与吴刚商谈后,向吴刚出具《承诺函》。

吴刚将《承诺函》的情况告知九泰基金董事长吴某,吴某告知九泰基金总经理卢某忠考虑交易“三维丝”。此后,于2017年2月至4月期间,九泰久利陆续买入“三维丝”397.07万股。再之后,吴刚又指示九泰久利启动清算程序。

2017年,九泰基金董事长吴强与九泰基金拟投资企业签署收益保证协议,吴强先后与五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或股东签署涉及收益保证的协议,最后的业绩补偿款却打到了九州证券银行账户。

证监会对吴刚干预基金经营活动,授意九泰基金通过九泰久利买入“三维丝”、指示九泰基金对九泰久利启动清算程序的行为,责令改正,并处100万元的罚款,同时对吴刚采取证券市场5年禁入措施。此外,对九泰基金相关牟取利益行为责令改正,并处100万元罚款。

九鼎投资在公告中表示,行政处罚将对九泰基金日常经营将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

对于九泰基金来说,如何合规经营及保持管理层稳定,并进一步为投资者创造回报,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