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网》蔡俊

曾雄心壮志的罗欣药业(002793.SZ,下称“公司”),如今在迷茫。

罗欣药业是一家集生产、科研于一体的设计制造企业,今年12月,公司公告称,控股方罗欣控股因涉嫌违反限制性规定转让证券,收到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具体为罗欣控股在持股比例变动达到5%时,未按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停止相关交易。截至今年三季度,罗欣控股持有公司21.79%股权。公司表示,立案事项针对控股方,其生产经营活动不会受到影响。

业绩方面,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8.27亿元,同比下降51.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亿元,同比上涨53.85%。

曾经,公司引进管线、聘请外资经验的商业化高管。如今,公司创新药销售不明朗,高管遭遇变动。当初的雄心能否实现,公司并非毫无机会,但问题是如何抓住。

减持的真实目的

罗欣控股被立案,事起几个月前的减持行为。

今年半年报中,公司表示罗欣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公司40.14%。5月到7月,两个平台均有减持行动。其中,罗欣控股的减持股份占总股本的9.45%。

7月21日,公司公告称,罗欣控股因“在持股比例变动达到5%时,未停止相关交易并按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从出具警示函到立案,监管层的行动逐级上升,公司实控人家族将等待靴子落地。

资料显示,罗欣药业的实控人为刘保起、刘振腾父子。刘保起白手起家,创业于药材经营部,儿子刘振腾曾在香港、上海等地的金融机构任职。

父与子的实业与金融搭配,将罗欣药业再推向资本市场。此前,公司上市过港股,但于2017年以私有化的方式退市。

2019年,公司借壳浙江东音泵业股份有限公司上市A股。罗欣药业的子公司山东罗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罗欣”)签订了一份业绩承诺协议,约定2019年、2020年、2021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不低于5.5亿元、6.5亿元、7.5亿元。

二次站在资本舞台,公司此后的遭遇有些“骨感”。2020年和2021年山东罗欣均未达到承诺,触发补偿条款。公司自2020年8月后,股价也步入下行通道,由高峰期的18元/股一路下探。今年3月以来,公司股价再次向下调整,从8元/股下探至目前的5.6元/股附近。

业绩与股价均不如意,实控人家族选择减持,其实真实目的还有一层。

今年6月,罗欣药业在业绩说明会上回应,“大股东减持主要是为了满足自身资金需求,减持资金主要用于偿还私有化时的债务”。当年私有化时,公司价格为17港元/股,退市时市值超100亿港元。

雄心与困局

罗欣药业的现状,摇摆在谋求起色与出现困局中。

此前,公司开启过管线和高管的布局。管线上,公司与韩国、奥地利等企业签订协议,引进替戈拉生注射剂、布地奈德溶液型鼻喷剂等药品。同时,公司任命董莉君出任副总经理、首席运营官。之前,董莉君为阿斯利康消化板块的营销负责人,跳槽时也带了一批老同事。

一手握海外药品,一手邀外资营销高管,罗欣药业的雄心很明显,但之后困局出现。

今年6月,公司公告董莉君离职。据悉,董莉君离职后,重新回到外资出任艾伯维中国副总裁。任职期间,董莉君搭建了公司创新药商业化体系,管理直营团队,并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基层县域市场的重要性,认为“一款创新药出来,大城市和县域基层完全可以同步推广,而这恰恰是本土企业的竞争优势”。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销售费用6.86亿元,同比下降53.61%,原因是推广活动减少。今年上半年,公司市场推广费和销售人员薪酬分别同比下降69%、26.7%。实际上,2022年董莉君在任时,销售费用和人员均出现收缩。同年,公司销售人员1684人,较2021年2203人有明显缩减。

一边是产品扩张,一边是营销收缩。左右为难的操作,罗欣药业陷入收入困局。

今年上半年,公司抗生素、消化系统的收入分别同比下降5.24%、56.65%,在自营收入占比分别为37.65%、23.64%。对此,公司认为“内外部多种因素导致公司的存量业务受到一定影响,而新药业务仍处在市场开发初期,收入规模还未能形成”。

存量业务,指的是公司既有重点产品。伴随集采的深入推进,以及个别品种被调出地方医保增补目录,该业务承压较大。创新药业务,公司已有所商业化,但未看到明显成果。

2021年,公司的盐酸氨溴索喷雾剂获批上市。该药品是国内首款儿童专属祛痰药喷雾剂,适用于2到6岁儿童的痰液粘稠及排痰困难,当时被认为有望成为大单品。今年上半年,公司呼吸系统的收入1.21亿元,同比下降51.86%。

拿“蛋糕”不易

消化系统用药,一直是罗欣药业的王牌之一,也是公司创新药转型的重点方向。

2022年4月,公司国内首款自研P-CAB替戈拉生片获批上市,该药当年进入医保并于今年正式执行,目前获批两个适应症。

P-CAB全名钾离子竞争性酸阻滞剂,主要用于治疗胃酸疾病,如消化不良、胃食管反流病和消化性溃疡病等,即可抑制胃酸分泌。国际上首创于韩国,这也是公司早前从该国引进相关管线的初衷。

此前,同功能的药品以PPI(质子泵抑制剂)为主,但P-CAB起效更快、强效更持久、不受进食和基因型影响、有效控制夜间酸突破等优势,被视为PPI的替代品。能替代,就有市场和想象空间。在政策层面,奥美拉唑、艾司奥美拉唑、泮托拉唑PPI已先后实施集采。种种迹象表明,PPI的时代即将过去,属于P-CAB的替代或将到来。

然而,替代的蛋糕并非轻易能拿到。

截至目前,国内获批上市的P-CAB主要厂家有日本武田、罗欣药业、柯菲平。中康开思系统显示,2022年日本武田的同类药品在等级医院销售额达5.46亿元,增速达139.6%。

日本武田的药品大卖,一定程度上是先发优势。其药品纳入2021年医保目录,价格9.9元/片。与之相比,罗欣药业同类药品的医保价格接近,于今年开始实施。

到目前为止,罗欣药业未在财报里公开替戈拉生片的销售额。理论上,纳入医保后新药能放量销售,但时间上,负责商业化的董莉君于今年6月离职。今年上半年,该药所属的消化系统收入2.97亿元,同比下滑56.65%。

今年半年度业绩说明会上,有投资者提问,样本数据显示替戈拉生片每月销售约一万盒,若后续其他厂家同类药品上市,是否有所影响。公司回应,“市场显示出对创新药更高的接纳度,也将进一步促进替戈拉生片等创新药产品对上一代治疗方案的加速替代”。(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