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提出“先破后立”是什么时候?

先说一下答案,是2021年。

在2020年9月,我们有了”双碳目标“,也就是2030年之前碳排放达到峰值,力争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在这之后,各地方的去碳行动就比原来更加紧迫了。一方面要控制碳排放量淘汰落后产能,另一方面也要排查各地煤矿安全事故高发原因,各地煤炭的新增产能被限制得很紧

供给不断减少,需求只要超预期,就可以打破供需平衡,价格就可以涨上天。比如5个人要吃饭,但桌上只有4碗饭。第5个人买不到这碗饭他就会饿死,那么他会倾尽所有来买这碗饭,饭的价格就会被大幅提升。

说饿死是有点夸张,但供需平衡被破坏,价格被严重扭曲,影响经济正常运行是一定的。当年的煤炭价格翻了三倍多,华能国际等上市电力公司一年亏损超过100亿,那些小电厂更是亏得嗷嗷叫,不得不拉闸限电。

于是,我们需要重新“纠偏”了

目前发电还是非常依赖煤炭,不能过分削减煤炭的产能,而且在建造新能源的时候本身也会需要更多电量更多煤炭,比如建设光伏发电需要大量的硅料,硅料是由工业硅加工而成,生产过程中需要耗电。

拉闸停电导致工业硅生产减少价格暴涨,工业硅价格暴涨进一步推高了硅料价格,最终进一步传导去整条光伏产业链,导致光伏组件价格上涨。运动式减碳本身就会卡减碳自己的脖子,非但没有推进减碳,还会自掐。

长期来看碳中和、确保能源安全自主可控是长期不变的目标,但调整能源结构是会伤筋动骨的,当年能耗双控搞得太严格会导致拉闸停电,煤炭产能限制得太严格,会导致煤价飞涨影响拉高国内通Z水平,对经济的正常运行产生巨大影响。

在经济好的时候,我们是愿意付出一些代价去实现远大的战略目标。

但当经济不好的时候,我们还是保住GDP增长目标更重要

当年及时对“运动式减碳”进行纠偏,煤炭产能迅速增加,煤价很快就稳住了。各地拉闸限电的情况很快就得到了改善,经济逐渐恢复正常。所以,把一些关键词替换进去,就能知道这次的”先立后破“要怎么解读了。就算不懂怎么替换,大概也能知道这不是一件坏事

CPI和PPI数据就不解读了,该说的以前都说过了,无非就是XX需求比较弱,XX收入下降比较多,XX订单比较少,XX有点过剩。无论CPI和PPI的数据降多少,最终不还是这个结论么。真正值得关注解读的是拐点出现。

......

其他重要消息需要关注一下:

1、余承东在年会上表示,华为明年会推出非常有引领性、创新性、颠覆性的产品。我估计说得是不兼容安卓的鸿蒙版本,未来iOS、鸿蒙、安卓将为三个各自独立的系统,有种看三国志的味道了。

不过重要的是,我跟大家说过很多遍,消费电子行业是创新周期行业。有产品创新迭代才能驱动需求,明年有苹果的MR头显,有各大车企的智能驾驶,加上有华为鸿蒙生态的各种黑科技,那这个行业很可能迎来新一轮的创新周期了。送了三年外卖的消费电子研究员赶紧回来上班啊

2、周五,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强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证券交易管理的消息,跟大家有比较直接关系的是基金的股票交易佣金下降了

正常来说,量大从优,买得越多越便宜,股票交易额越高,账户资产规模最大,交易佣金费率就可以越便宜。但基金虽然有几亿甚至几十亿规模的资产,买卖股票的费率却比普通账户高。因为,这里面包含了券商研究所研究服务的费用。

如今新规规定,被动股票型基金的佣金不得超过平均股票交易佣金且不得支付研究服务,其他基金不得超过平均佣金的2倍

我记得之前有朋友算过,基金的交易佣金平均在0.08%左右。而如今股票新开户的交易佣金都在0.025%以下,那就是说ETF指数基金的股票交易费率也要降到0.025%以下,且不能用来支付研究服务费,主动型基金则下降到0.05%左右。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降费要求,就不一一说了。整体而言,利空券商,特别是小券商。不过券商也不是没有办法,把研究所的人才都往外面输送,应该可以起到“降本增效”的作用,互联网企业的成功案例不就在眼前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