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潘妍

出品:全球财说

甲辰龙年正月初五,迎财神之日,沪上阿姨(上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沪上阿姨)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与茶百道、蜜雪冰城、古茗凑齐一桌麻将,共同赴港争夺“现制茶饮第二股”。

与其他三家现制茶饮品牌相比,创立于2013年的沪上阿姨似乎已少了些先行优势。

根据灼识咨询数据,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以门店数计,沪上阿姨是中国第四大现制茶饮品牌,前三分别为蜜雪冰城、古茗及茶百道。

若按价格带划分,蜜雪冰城为低价区的“霸主”,而茶百道、古茗、沪上阿姨则扎堆抢滩中价现制茶饮市场。

为凸显自己的品牌优势,与此前古茗巧妙通过细分价格带,成为中国中价现制茶饮店品牌第一的手法相似,沪上阿姨在招股中则是对区域进行了细分,在中国北方地区的中价现制茶饮店品牌中,坐上了第一名的宝座。

然而,从营收规模来看,门店数量排名第四的沪上阿姨,规模仅是第三名的一半。

2021至2022年,蜜雪冰城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3.51亿元、135.76亿元,古茗分别为43.84亿元、55.59亿元,茶百道分别为36.44亿元、42.32亿元。同一时间,沪上阿姨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40亿元、21.99亿元。

“上海阿姨”称霸北方?

2013年,沪上阿姨创始人单卫钧、周蓉蓉夫妇在上海人民广场开设首家门店,以上海老弄堂沪式茶饮为灵感,将血糯米、青稞、燕麦、红豆等五谷和奶茶进行搭配,推出开创性全新品类“五谷茶饮”,吸引消费者。

彼时,沪上阿姨品牌宣传语是“现煮的才是健康的”。招股书显示,该等饮品最适合热饮,这也是沪上阿姨深耕北方市场的原因之一。

不过,在气候温暖的南方,消费者对五谷茶饮的接受度就没那么高了。于是在2019年,沪上阿姨开始拓展水果茶业务,2020年直接将品牌宣传语更为“爱鲜果茶,喝沪上阿姨”。

也正是2020年,群雄激战正酣,沪上阿姨开始“逆势扩张”。

此前2013年至2019年,沪上阿姨用6年时间才突破1000家门店,而在此后不足4年的时间里,沪上阿姨净增超6000家门店。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沪上阿姨门店数达7297间。

值得一提的是,虽发家于上海,但沪上阿姨目前在上海门店仅60家。相对应的,周蓉蓉老家山东则成为沪上阿姨首个破千家门店的省份,达1024家。

2022年,沪上阿姨还推出咖啡品牌“沪咖”。不过目前“沪咖”门店数量有限,对沪上阿姨的营收贡献也有限。报告期末,沪上阿姨旗下共有1964家沪咖,2023年前9个月的订单数77.6万,贡献GMV2440万元。

不仅如此,沪咖通常以沪上阿姨奶茶店中店的形式存在,而且未来,沪咖仍计划主要通过现有沪上阿姨门店进行扩张。

对比来看,中国四大现制茶饮品牌在市场布局各有侧重。

例如,蜜雪冰城最初主攻三四线城市,茶百道则将更多精力放在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古茗由于供应链原因,安居南方迟迟不北上。而沪上阿姨似乎是将“跑马圈地”落实最彻底的一个。根据沪上阿姨招股书介绍,是覆盖最多城市的中国中价现制茶饮店品牌。

不过,近年随着“雪王”影响力不断扩大,各家茶饮品牌不约而同相聚在下沉市场。

在招股书中,沪上阿姨计划将不断深耕下沉市场。“中国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现制茶饮店市场为2022年至2027年期间最大且预期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未来增长潜力巨大”。

招股书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沪上阿姨新开门店中50.4%设于三线及以下城市。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沪上阿姨约49%的门店位于三线及以下城市。

对比来看,蜜雪冰城、茶百道、古茗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门店占比分别为56.9%、49%、39.5%。

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沪上阿姨专为三线及以下城市推出高性价比门店模式“轻享版”,门店主要产品的价格范围通常在2元至12元,而这一价格带直击蜜雪冰城,竞争再次升级。

不过,目前该模式尚未形成规模,2023年前三季度,轻享版门店GMV总计905.6万元。

攻城拔寨之际

总的来看,蜜雪冰城、古茗、茶百道、沪上阿姨得以实现快速扩张,均采用加盟快跑模式,加盟商经营成为主要生产力。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在沪上阿姨7297家门店中,有7245家为加盟门店,沪上阿姨近8成营收来自于向加盟商销售货物,包括水果、茶叶等食材原料以及机器设备等。

为吸引加盟商入驻,沪上阿姨开始降低加盟门槛。

结合其他三家官网加盟信息,在不计算店铺租金及转让费的情况下,茶百道前期筹备金28.20万元起步,古茗23万元起步,蜜雪冰城21万元起步。

根据沪上阿姨官网显示,原需一次性付清的4.98万元加盟费,现可分为3年分期付款,每年1.66万元。除加盟费外,还需支付设备资金、合约保证金、首批原料进货费合计14.5万元。以此计算,加盟一家沪上阿姨,前期投资费预估最低在16万元左右。

2023年3月,单卫钧在接受采访时坦言:“我们把自己几乎逼到了一个绝境,加盟费分期、管理费减免,总部盈利只依靠门店进货原材料的收入,只有门店经营情况好,我们才能共生,否则我们公司就会和门店一起倒”。

实际上,加盟只是手段,真正产生价值的是日常对加盟商的供货,这需要完善的供应链体系来支撑。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沪上阿姨已建立8大仓储物流基地,4个设备仓库,9个新鲜农产品仓库,19个前置冷链仓库。

强大的供应体系对降本增利尤为重要,各家茶饮品牌在相似的发展模式下,比拼成本管控和毛利率,更直观体现品牌间的差异。

2021至2022年,茶百道毛利率分别为35.7%、34.4%,蜜雪冰城毛利率分别为31.3%、28.3%,古茗毛利率分别为30%、28.1%,沪上阿姨毛利率分别为21.8%、26.7%。

除此之外,加盟模式也为自身发展埋下诸多隐患,如对于线下加盟门店的管理、把控难,食品安全问题频发,门店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等。

在招股书中,沪上阿姨特别指出,公司的业务营运取决于加盟商的成功及与加盟商的合作,该业务模式面临若干风险,其中特别提到了对加盟商的控制权。

在黑猫投诉网中,有关沪上阿姨的投诉,主要集中在饮品内出现异物、服务态度恶劣、提供虚假优惠券等相关问题。

除了投诉平台信息不绝于耳,沪上阿姨各地门店还多次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

据北京消协统计的“2023年1月以来发生的通报”,截至2023年11月中旬,沪上阿姨在北京共有8家门店因为食品安全问题被通报,通报量位列连锁餐饮品牌榜单第6名,在现制茶饮赛道中的通报量仅次于蜜雪冰城。

据通报内容,沪上阿姨8家被通报查处的原因包括但不限于:后厨环境不卫生、食材与杂物混放、未按规定建立并遵守进货查验记录制度等问题等,这都是有关食品安全的“致命伤”。

估值低融资难,夹缝求生

在茶饮品牌争相上市的另一面,是整个行业的“淘汰赛”从未停止。

对于沪上阿姨而言,所面临的不仅是茶百道、古茗、蜜雪冰城“三国杀”式围攻,同时需要提防霸王茶姬、茶颜悦色等同价位品牌的追杀,外加喜茶、奈雪两大高端茶饮的压迫,沪上阿姨所处环境可谓是相当残酷。

在资本市场中,面对反复上演的故事,沪上阿姨对于投资者的吸引力并不算高。

招股书显示,沪上阿姨共经历4轮融资,合计融资金额仅4.80亿元。对比来看,蜜雪冰城虽只经历过1次融资,但融资额超2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招股书披露之前,沪上阿姨刚刚完成1.21亿元C轮融资,银麟投资、瀚率投资、金鴞投资投资等突击入股,每股50元。

以此计算,沪上阿姨最新估值约50亿元。对比来看,蜜雪冰城在新一轮融资后估值约230亿元,茶百道估值约180亿元,古茗估值约120亿元,沪上阿姨远远落后,或也透露出,资本市场对其底色及未来表现充满担忧。

截至招股书披露前,单卫钧、周蓉蓉夫妇通过上海璞海、上海森芮及上海禹超,合计控制沪上阿姨80.64%的投票权,而沪上阿姨最大机构股东为苏州宜仲,持股7.76%。

据了解,苏州宜仲是一家知名度并不高的私募基金,除沪上阿姨外,绝大多数项目的认缴出资额都只是数十万元水平,且尚没有已上市,或者进入上市辅导期的项目。

对比来看,相较于蜜雪冰城、古茗、茶百道背后有高瓴资本、美团龙珠、红杉等明星机构的支持,沪上阿姨的处境意味着背后机构更敏感的风险承受态度,以及更少的耐心。

作为现制茶饮赛道中的一员,在面临发展机遇的同时也伴随着诸多挑战。在同质化严重的今日,沪上阿姨尚未有独特的故事可讲述。外加频发的食品安全问题影响口碑,沪上阿姨的上市之路似乎并不容易走。

敬告读者:本文基于公开资料信息或受访者提供的相关内容撰写,全球财说及文章作者不保证相关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和准确性。无论何种情况下,本文内容均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