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erry

近期,高合汽车陷入困境成为市场热点。

“公司到这个情况,我确实是无言以对,也无颜以对。现在接下去3个月,(高合汽车)会很难,我几乎24小时没有睡觉。”高合汽车创始人、CEO丁磊表示说。

2024年2月22日,高合汽车创始人、CEO丁磊首次现身上海总部,对近期的一系列事件作出回顾和解释。丁磊表示,高合汽车翻身的窗口期最多只有三个月,他会积极去争取收购或者寻找投资机会。

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3年10月份,高合汽车就曾传出裁员的消息,有员工爆料称公司正在进行首次大规模裁员,比例高达20%,个别部门甚至裁员50%。

高合汽车何以至此?

高合汽车陷入困境

公开资料显示,高合汽车的运营主体华人运通成立于2017年,创始人兼董事长丁磊曾在上汽集团担任高管。高合汽车创立以来从未有过公开的融资行动,已持续推出了3款车型,并且在售车型最高售价达到了80万元,是中国本土新创汽车品牌中单车售价最高的。

工商信息显示,华人运通注册资本2.5亿元,由善郅合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及上海泽觉汇企业管理合伙企业分别持股20%,三位个人股东:李冠文、李冠滨、王治及上海璟珹科技有限公司各持股15%,其中善郅合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和上海泽觉汇企业管理合伙企业都由丁磊控股。个人股东则多与汽车产业有关,比如王治是四川新东信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大股东,该公司是凯迪拉克的经销商集团之一;李冠滨、李冠文二人之父是深圳市满京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代理上汽通用旗下3个品牌。

从经历上来说,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是汽车行业的老兵,曾在上汽集团等任职多年。他在2017年创立了高合汽车,以“豪华纯电天花板”为目标,主攻60万-80万元的高端豪华市场。高合汽车发布了两款旗舰车型,高合Hiphi X和高合Hiphi Z,都以TECHLUXE®科技定义豪华的理念,打造了高性能、高续航、高智能的纯电动汽车。

不过高合汽车的战略并未获得市场认可。

通过交强险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高合汽车累计销量4237辆,2022年累计销量4349辆。2023年高合汽车的总销量是3735辆,三年平均下来,每年销量累计4000多辆。

对此,据业内人士表示,高合汽车的产品定位相对高端,售价较高,但是品牌力还未达到“高端”,销量也未达到预期,导致企业经营出现困难。

与此同时,其在资本运作当中的保守也使其失去现金流,最终使其陷入困境——早在华人运通成立之初,丁磊就明确表示,华人运通有来自美国的原始资本,还有政府投资,暂时没有启动社会私募的计划,也不会有A、B、C等数轮的投资。截至目前,华人运通成立之后基本上没有从一级市场融过资,仅在2021年年底获得过交通银行一笔50亿元的授信,创业所需资金主要来自盐城和青岛国资,以及一些区域经销商集团。

这使其无论从产业资源还是从公司现金流的角度来说,都形成了入不敷出的局面。

直到2023年6月,高合汽车才传出了中东资本融资的消息——在2023年6月举办的中阿合作论坛上,沙特投资部与华人运通,签署了一项价值210亿沙特里亚尔(约合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99.29亿元)的协议,双方将成立从事汽车研发、制造与销售的合资企业。

据沙特方面表示,投资华人运通的主要目标之一,是促进国内电动汽车制造业发展。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一直在推进对非石油行业的投资,以摆脱对石油的单一依赖,其中电动汽车行业就是一个重要部分。华人运通方面表示双方签订了谅解备忘录,但不能披露具体内容。

与此同时,2023年11月,据彭博社报道,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也正在洽谈向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华人运通投资至少 2.5 亿美元。

如果这些资金顺利到账,则高合汽车的资金困境显然可以轻松缓解。

然而,关键时刻,拯救高合汽车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何一直没有来到呢?

中东资本还会到账吗

在资本圈,包括很多VC或者投资人的印象当中,中东土豪通常是人傻、钱多、速来的感觉,相比较美国严谨的美元LP爸爸,其尽调不值得一提。

当然,客观而言,相比较北美美元资本的豪放,中东基金的LP的确相对“朴实无华”,然而,其投资却是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容易“拿到”,有这种想法的人可谓是“too young too simple”。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东LP群体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其各自的投资风格和偏好均有所差异:

一、四大主权基金—中东的主权基金主要为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卡塔尔四国。

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总额高达4.1万亿美元,占全球主权财富基金总额的三分之一。在2023年,其投资支出接近1293亿美元,比2022年大幅增加。中东主权基金具有全球资产配置的偏好和优势,投资风格稳健,作为以长期收益为目标的投资主体,其更偏好对另类资产的投资,以实现跨周期的投资收益,值得注意的是,主权基金的起投资金数额较大,在布局一级市场时,大多会通过FOF进行配置。

二、家族办公室。有皇室家族办公室(RFO)、大型家族办公室(FO)、中型家族办公室等之分,中东重视私有产权,家族财富世代传承。近年来,中东家族办公室的数量、资产量以及影响力也越发值得重视。而在投资偏好上,家族办公室作为典型的长期投资者,有更高的风险容忍度,在风投领域也更为活跃。

三、中东大型企业的投资部。这类LP则主要围绕自身的产业链上下游进行全面布局。

从投资策略来看,中东LP更关注能够促进其国家绿色、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的项目以及对于国家实现经济多元化创投机构,与国家战略的契合度往往是其出资的重要衡量要素之一。而在风险承担方面,中东LP更加重视投资的稳定性和长期回报,特别是能够支持国家经济安全和持续发展的投资。

投资高合汽车、蔚来汽车等能源汽车,这跟其提出来的能源转型战略息息相关——对于中东来说,能源转型是其实现2030年“中东梦”的首要愿景,旨在实现当地经济多元化并减少对于化石燃料的依赖。因此,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很多是基于包括电动汽车 (EV)、电池、能源存储、可再生能源和工业技术等产业链,在2024年上半年这将成为中东LP在中国投资的“一大焦点”。同时,食品安全和电子等消费相关领域、以及石油和天然气、基础设施和制造业等其他关键行也是投资的重要方向。

而从项目的阶段上来看,由于能否赚钱是中东LP的考量要素,因此更感兴趣成熟阶段的项目。对于GP来说,虽然中东是“狗大户”,但并不是“傻钱”,能否获得LP的信任是募资成功与否的关键,相较于美元基金的“盲注”投资,中东LP似乎更偏好“落地”型项目。此外,很多中东LP也越来越喜欢直投,即希望和被投公司在中东成立合资企业,以促进当地的就业和经济发展,跟中国的引导基金有“异曲同工之处” 。

由此可见,中东资本更加务实,相比美元LP看中PPT、概念等故事相比,中东资本更看中实际数据与执行。

以高合汽车来说。

首先,该新能源汽车品牌销售惨淡,与其他汽车品牌动辄年销量10万的销售数量相比,高合汽车的销售数据使其盈利遥遥无期。

其次,据熟悉中东资本的投资人表示,高合汽车与中东资本的合作也是分阶段进行的,新能源车企的合作大部分都需要在具体的工厂、产能落地后才能得到投资上的支持。目前,华人运通方面没有再公布进一步的投产计划,这也导致其与中东资本的合作最终没有了下文。

最终,在这两个或者更多因素下,中东LP尚未到账高合汽车也就不难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