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网》蔡俊

爱博医疗(688050.SH,下称“公司”)和眼科器械行业,或到了一个非转不可的路口。

今年2月,公司公开业绩快报,2023年营业总收入、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9.5亿元、3.04亿元,各自同比增长64.18%、30.83%。

其中,“普诺明”等系列人工晶状体、“普诺瞳”角膜塑形镜的收入增速分别超40%、25%。2022年,该两个业务收入分别为3.53亿元、1.7亿元。以此计算,2023年两个业务收入分别为4.94亿元、2.1亿元,各自占收入的52%、22.1%。

高增长的业绩背后,其实爱博医疗有所忧虑。行业老大欧普康视陷入增速瓶颈,公司相关业务的护城河也将在进口品牌的降价策略下动摇。无论行业还是自身,找到一个新的着陆点迫在眉睫。

专业化的最后余光

眼科器械有两大产品,一个是用于视光(治疗近视)的角膜塑形镜,一个是用于手术的人工晶状体。

两大产品,催生多个百亿市值的上市公司。行业老大欧普康视,2023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13.2亿元,主要来源就是角膜塑形镜。

相比之下,爱博医疗切入同类产品稍晚,但也形成规模。2022年,公司同类产品收入超亿元,同时也遇到从医美赛道切换而来的昊海生科,并逐渐纠缠。

2022年,公司公告称昊海生科的子公司亨泰视觉销售的“迈儿康myOK”侵害其同类产品的三项专利,并提起诉讼。

次年,亨泰视觉在官方平台发布《再致“myOK迈儿康”合作伙伴的公开信》,显示国家知识产权局已作出决定,案件中公司所称被侵权的三项专利本身均存在有效性问题,其中两项专利被宣告全部无效,一项专利的核心部分也被宣告无效。

一系列的事件后,公司角膜塑形镜的收入增速也明显放缓,2022年和2023年分别为62.09%和25%。不光自己,老大哥欧普康视也有点“卖不动”,2023年前三季度同类产品的销售额仅小幅增长4.46%。

实际上,爱博医疗的真正着陆点,还是人工晶状体。公司是唯一的中高端国产玩家,借由产品力和性价比,通过地方集采打开了成长空间,加速了产品入院,吃下了进口产品的份额。

东亚前海证券在研报中统计,人工晶状体集采已覆盖全国所有省市。2021年以来,公司中标安徽、江苏、京津冀、福建、东北和西北联盟等省份或区域,平均降价幅度40%-60%。以价换量后,2021年到2023年公司该业务的收入增速分别实现36.37%、15.77%、40%。

相比之下,昊海生科走了另一条路,并有过元气大伤。

2021年,该企业独家经销美国Aaren品牌,人工晶状体收入3.33亿元,略超爱博医疗。2022年,其解除经销协议,业务收入下滑至2.8亿元,被公司超越。2023年上半年,其控股子公司英国Contamac海外发力,业务收入实现2.04亿元,仍低于公司。

三年时间,爱博医疗的人工晶状体迅速崛起,有自身优势,也有行业红利,还有同行反衬。不过,好日子终会消逝。

2023年11月,美国爱尔康中标中高端的人工晶状体集采,三焦点品种从2.3万元降至不到9000元,双焦点品种报价不到1800元,甚至低于公司。

过去,爱博医疗的优势都是建立在相对进口产品的物美价廉。如今,进口产品也化身“价格屠夫”,留给国产的空间还有多少遐想。

这一点,老大哥欧普康视已给出回答,即眼科器械将从专业化发展到消费化。近年来,该企业不仅收购和增设眼科医院、诊所,而且销售蒸汽眼罩、叶黄素、护眼台灯等。

消费化之角力美瞳

眼科消费化的趋势到来,爱博医疗把着陆点放在隐形眼镜。

2021年,公司收购主营美瞳(彩色隐形眼镜)业务的天眼医药,并接连获批上市日抛、月抛、半年抛等品种。收购前,天眼医药年产美瞳1000万片。收购后,公司决定扩产3000万片。

2023年,公司收购同样主营美瞳业务的优你康,后者拥有7张隐形眼镜三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彩片覆盖日抛、月抛、半年抛等。相比天眼医药,优你康的品种、产能、渠道等更为成熟。

爱博医疗的押宝策略,已清晰可见。站在投资角度,截至2023年三季度,公司商誉0.53亿元,较年初增长152.4%。

东亚前海证券在研报中统计,国内美瞳市场规模超150亿元,主要被中国台湾、韩国等厂商占据,境内厂商的占比不到10%。

需要指出,目前国产美瞳生产商主要以OEM代工为主,包括天眼医药和优你康等。因此,产能在起步阶段至关重要。

公司披露,天眼医药处于爬坡阶段,离设定的目标还有一定距离。收购优你康的初衷,包括迅速扩大产能,同时与天眼医药形成产品线互补,更有利于市场推广。未来,两个收购标的将在满产前提下,在市场渠道、采购成本、研发等方面进行整合。

业绩快报中,公司提到视力保健产品(隐形眼镜及隐形眼镜护理产品等)的收入占比超15%。以此计算,2023年该板块收入超1.4亿元。

截至2023年上半年,天眼医药收入0.16亿元,净利润-584.16万元。同期,优你康收入0.25亿元,净利润-0.23亿元。可以判断,美瞳OEM扩产的规模效应初显,但对净利润的承压也需要关注。

这一点,爱博医疗在快报里也表示,2023年年净利润增速低于收入增速的原因,为隐形眼镜业务处于快速扩张初期,受规模效应、产线调试及品牌营销等影响,前期盈利能力较弱。

实际上,老对手昊海生科也曾觊觎过美瞳赛道。

2021年,该企业以4164.09万元收购鑫视康的60%股权,后者有四款美瞳产品的工艺技术,以OEM代工为主。次年,其又出售所持鑫视康的全部股权,转让价4164万元。

一进一出,昊海生科做了“亏本”生意。公告显示,由于管理背景、文化等方面的差异,该企业认为鑫视康的整合效果较难达到预期目标,且发展前景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因此决定转让。

老对手折戟,爱博医疗的美瞳野心还不止于此。公司披露,开展OEM之余,还打造了自有品牌奥克拉,这意味着其与博士伦、强生等大牌站在了相同的角力场。

京东商城显示,奥克拉年抛1片(日戴型、透氧量608Dk/t、含水量38%)约130元,价格与博士伦同类产品持平。又一个国产与进口的较量,或才开始。

而站在资本角度,欧普康视和公司的估值,或从医疗类逐步靠拢消费类。其实,昊海生科的医美同行华熙生物就是一个例子,从玻尿酸的医美逐步切换至美妆的消费。(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