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年,很多专家学者都在从自己的研究角度给国家提建议,努力让生育率提升。

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曾大胆谏言,生一个孩子奖励100万,可以让国家每年多生1000万的孩子。不要认为100万很多,而实际上一个孩子给社会创造的价值远远超过了100万。

前段时间,经济学家任泽平则建议央行多印2万亿,可以让我国多出生5000万人口。

相较于梁建章的建议,任泽平更加的接地气。不过网友不管这些,依然认为任泽平是在瞎说,他的自媒体账号直接被禁言了。

其实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这里边必然会牵扯到经济问题,而且数额巨大。经济的复杂性在于它是由社会各种关系的总和组成,并不是简简单单给愿意生孩子的发钱就行了。

即使已经有人因为发表提高生育率的建议被禁言,照样阻挡不了有些教授表达自我的欲望。

近日,厦门大学教授赵燕菁表示,按照现在的模式,退休后拿到养老金的多少跟孩子多少是没有关系的。很明显,那些生孩子多的家庭交的养老金更多,他们是在给孩子少的老人养老。如果大家都觉得吃亏,那么就都尽量少生孩子,那么养老金也就没了。而且人均寿命一直在增加,而出生数量越来越少,下一代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

在这种现状的基础之上,赵燕菁教授建议设计养老金制度应该与子女数量有关。对于不生育的,只能领取最基本的养老金;有一个孩子的,可以在此基础上多一点;以此类推。

就因为这番言论,登上了热搜,网友再次议论纷纷,绝大多数都是在抨击赵教授。

有网友表示,这养老金难道不是我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交的吗?怎么到最后变成别人养我了?

也有网友指责赵教授,他们并不是不想要孩子,而是多次尝试试管婴儿都失败了。没有孩子已经很痛苦了,还要再雪上加霜,真的是糟糕的建议。

通过网友的反应可以看出提高生育率问题真的是世界级难题,甭管你是企业家还是经济学家、教授,全都做不到让人完全满意的地步。

其实相关的专家、学者也并没有想要真正惩罚少生孩子的人,而是旨在奖励多生孩子的人。毕竟你不愿意生,有人愿意生。按照梁建章的说法,生一个孩子给社会创造的价值远远高于100万计算,国家给这些家庭一些奖励难道错了吗?

现在我们可以试着将角色转换一下,如果让你来提个建议提高生育率,你会提什么呢?

是不是感觉也挺难的?因为没有明显的奖励,大家都不想生。到最后老人越来越多,年轻人明显会不够用,年轻人只能交越来越多的社保,用来给老一辈养老。

在此也必须提醒大家,如果我们不是公务员,也不是具有高级职称的人,不能对退休工资抱有太高的期待,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可能不够你花。

不管我们现在多少岁,或许都可以提前考虑养老问题了。试想一下,假设我们到了老年之后,可以拥有一大笔现金,此外每个月还可以领取养老金,是不是感觉很惬意?

如何才能在老年的时候拥有一大笔现金呢?

答案就是强制储蓄和投资。

很多人现在都是月光族,因为各种各样的消费陷阱在等着我们。在我们看到喜欢的又不实用的东西时,就算你没有钱,也可以直接拿走,答案就是贷款。

如果我们不能改变这种消费习惯,就算我们以后的收入提高了,依然是月光族。

此时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强制储蓄,在工资发到手之后,我们必须制定一个比例来储蓄,必须说10%,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能动用这笔钱。

假设我们现在月收入5000元,那么我们在拿到工资之后就立刻将500块钱转移到投资账户中。一年可以存到6000元,30年后,你强制储蓄的金额就会达到18万元。

假设你可以采用定投的方式投资我国头部企业的指数基金,那么我们的复合投资回报率有望达到10%,30年后我们强制储蓄的这笔钱会变成多少钱呢?

粗略估算,大约可以达到98.7万元。这要比我们强制存的18万多了80多万元。

这还只是我们每个月存500元的情况,假设我们每个月能够赚到10000元,而且每个月可以强制存2000元呢?30年后我们将会拥有394.8万元,这是不是我们不敢想的数字呢?

你决定开始强制储蓄了吗?

用媒体思维全网覆盖,让产品销售慕名而来!

未来所有的商业竞争,都会聚焦在媒体传播上。一家公司或一个老板,如果媒体思维短缺,注定会提前败下阵来。

请记住:没有传播度,就没有认知度;没有认知度,就没有美誉度;没有美誉度,何来知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