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021年城商行个人消费贷款和互联网贷款业务余额统计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近日印发《关于加强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管理提升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此次新规最受关注的地方,莫过于过渡期的延长。新规肯定了互联网贷款的积极作用,同时将既有文件规定的存量业务整改期限由今年7月12日延长至2023年6月30日。

实际上,自从银保监会2020年7月下发《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以来,不少城商行内部已经互联网贷款业务进行了全面规范与量化指标管理。

消金界对城商行的个人消费贷款和互联网贷款进行了梳理。当下,不少城商行推进属地转化、限额管理等工作,大多数互联网贷款业务处于压降之中,有的甚至降幅超过50%。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互联网贷款的发展趋势将由规模导向转为质量导向,互联网贷款规模预计保持在一定限额内,对个人贷款规模增长的带动作用将逐步弱。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当下城商行都在发力自营业务,努力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01

莱商银行、烟台银行、重庆三峡银行互联网贷款降幅超50%

当下,不少城商行的互联网贷款整改工作正在持续推进中。

不少银行表示,自2022年起,他们已经停止发放合作机构出资比例低于30%的联合贷款,同时持续压降异地贷款以及与集中度超过监管限额的合作机构发放的联合贷款。

消金界盘点发现,在过去的一年中,大多数城商行的互联网贷款业务呈下降趋势,其中位于山东、浙江、重庆等地的城商行普遍存在较大的压降压力。

比如,莱商银行逐步压缩联合贷款规模,截至2021年末联合贷款余额较年初大幅下降77.15%至22.91 亿元,在总贷款中的占比同比下降9.02%至2.20%。

烟台银行2021年联合贷款余额减少4.64亿元至1.63亿元,同比下降64.87%;其个人消费贷款余额较年初下降23.98%至33.24亿元,占总贷款的比例降至 5.51%。

济宁银行披露,截至2021年末,银行与头部互联网科技公司合作发放的互联网联合贷款余额为175.42亿元,同比下降21.19%,仍是公司利息收入的重要来源。

此外,重庆地区城商行也面临着不小的压降压力。

重庆三峡银行披露,截至2021年末,该行互联网平台合作贷款同比减少42.97亿元至10.88亿元,同比降幅达79.80%;受此影响,年末个人消费贷款同比下降54.13%至40.23亿元。

截至2021年末,重庆银行联合贷款余额为177.00亿元,较上年末下降37.12%。银行方面表示,未来将根据监管要求审慎开展联合贷款业务。

浙江地区城商行互联网贷款也普遍呈压降趋势。比如,浙江民泰商业银行披露,截至2021年末,个人消费类贷款(含个人按揭贷款)余额较年初下降13.04%至131.88亿元,其中互联网贷款余额较年初大幅下降44.30%至41.56亿元。

还有一些此前互联网贷款业务增速过快的城商行,如今出于风险和合规考量,该业务也出现明显下滑。

比如,截至2022年3月,石嘴山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余额为21.04亿元,较2020年末下降80.85%。其中异地互联网贷款规模为9.74亿元,占互联网贷款余额的46.31%,较2020年末下降51.99%。

而不少城商行此前就已经大幅压缩互联网贷款业务。比如,嘉兴银行表示,该行个人贷款中,“其他”类贷款主要为微粒贷产品,截至2020年末,其他类贷款大幅下降91.48%至0.86亿元。

02

广东华兴银行、海南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降幅超70%

消金界发现,尽管一些城商行并未公布互联网贷款规模,但是其个人消费贷款规模出现明显下滑。可以看出,这是由于行内互联网贷款规模压降导致个人贷款业务规模及占比有所下降。

在头部城商行中,上海银行、天津银行等存在较大的整改压力。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天津银行个人贷款余额1322.96亿元,其中互联网贷款中联合贷款模式产品余额637.31亿,相较于2020年的920.64亿元,降幅达30.78%。

上海银行虽然并未公布相关互联网贷款数据,但是该行在互联网贷款方面不仅起步较早,合作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也较多,近年来受互贷新规影响,相关业务踩下急刹车。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上海银行个人贷款及垫款余额已突破3000亿元,曾稳居城商行中个人消费贷款量的首位。而其互联网贷款业务,更是从2016年末的132亿元,一年后翻倍至297.97亿元,2018年则直接突破千亿大关,达到1095.19亿元。如今其个人消费贷款业务增长明显放缓,可见其互联网贷款业务存在较大的整改压力。

此外,受联合贷款规模影响,不少银行消费贷款余额出现大幅下滑。海南银行、广东华兴银行,2021年消费贷款余额更是大幅下滑超70%。

海南银行方面披露,银行减缓个人消费贷款投放力度,导致2021年末消费贷款余额较年初下降76.00%至7.73 亿元。

广东华兴银行披露的数据则更为详细。截至2020年末,该行联合贷款余额较年初大幅减少66.88%至66.40亿元,全行消费贷款规模较年初减少60.65%;截至2021年末,该行消费贷款(含信用卡及透支)下降72.57%。

银行方面表示,此前与微众银行、京东金融、360金融等机构合作发放以消费贷款为主的线上联合贷款,客户主要分布在东南沿海地区。2020年受监管政策趋严影响,联合贷款业务发展受限,同时疫情冲击下联合贷款以及部分自营线上信用贷款风险也有所暴露,该行持续压降消费性联合贷款规模,收缩自营线上贷款投放。

03

西北、东北等地城商行互联网贷款仍在增长

虽然大多数城商行都在压降互联网贷款业务,但是消金界整理发现,但仍有一些城商行呈现出“逆势增长”。

比如,哈尔滨银行的互联网贷款余额由2020年末的98.24亿元,增长至2021年末的254.96亿元,增幅达159.93%。

此外,兰州银行个人消费贷款由2020年的123.25增长至2021年206.53亿元,同比增长67.57%;乌鲁木齐银行个人消费贷款由2020年的30.43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51.23亿元,同比增长68.35%。

而近年来线上业务突飞猛进的龙江银行,尽管2021年个人贷款中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80.73亿元,较2020年末的121.17亿元下降近33.37%,但是其互联网贷款余额仍在增长,由2020年末的58.33亿元,增长至2021年末的72.77亿元。

此前龙江银行方面表示,银行与互联网头部平台合作,如大地、微聚未来、360等,合作模式以助贷模式为主。

消金界调研发现,这些增长主要都是线上互联网业务带来的,且大多位于东北、西北等地区。

一位助贷从业者向消金界表示,这些地区城商行争取到当地监管同意,因此互联网贷款业务仍在增长。

由于这些区域普遍经济下行,个人经营性信贷需求不足,银行个人经营性贷款增长乏力,同时由于省内消费市场较为滞后,营销推广较为困难,银行相关审批系统和产品建设开发优势不足,传统消费贷款发展较为缓慢,因此亟待线上互联网业务拉动增长。

此外,对于一些此前互联网贷款规模较小的城商行,这一业务仍有增长空间。

比如,值得关注的是,汉口银行个人消费贷款由2020年的98.63增长至2021年的241.27亿元,同比增长144.62%。

04

发力自营贷款成趋势

在助贷、联合贷款投放受限的背景下,不少城商行亟待业务转型。我们看到,当下,加大自营贷款产品的投放力度,已经成为大势所趋。

比如,石嘴山银行表示,公司利用金融科技,推出“石银e贷”线上自助信用贷款,通过推广线上化、数字化服务,全年向4.86 万户居民投放消费贷款 25.42亿元,同比增长67.91%。

2021年末,南京银行互联网贷款余额485.80亿元,相较于2020年末的的386.18亿元下降24.21%。与此同时,银行不断加大自营产品投放力度。截至2021年上半年,“你好e贷”授信启用户数超15万户(累计投放328.54亿元),余额达到262.13亿元(累计授信户数达47.52万户)。此外,该行不断强化消费金融中心(CFC)建设,截至2021年6月底,南京银行CFC消费贷款余额达到449亿元、新增客户数达154万户、累计服务客户数近2250万户。

除了加大自营产品建设,另一方面,经营贷、汽车金融等,正在成为这些城商行新的业务增长点。

比如,截至2021年末,天津银行个人经营性贷款规模较年初增长62.02%至 329.53 亿元,业务规模增长很快。

九江银行则表示,银行个人信贷全面突破,2021年全年小微贷投放72亿元,增速70.58%,远超各项贷款增速。

可以看出,受互贷新规影响,一方面,不少城商行调整互联网平台合作模式,持续推进自营个贷产品线上化建设;另一方面,不少城商行的业务结构将进一步向均衡发展转型,推动消费贷、经营贷、互联网贷款多点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