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作者 | 夏心愉

来源 | 愉见财经

最近聊了几位分行层面的管理层人士,感觉他们今年压力最大的指标之一(也许都没有“之一”),就是息差。

今年以来两头逼。

一头是贷款利率持续下降。按揭贷款么集中重新定价了,让利实体的主旋律么还在奏响,可实体又需求不足,信用扩张乏力,搞得银行竞争更激烈。这贷款规模是非要放到位的,怎么办,有风控底子的银行人家敢做客户下沉,但更多的银行不太敢啊,要留住手上客户吗?要抢大客户吗?如果产品不行、综合化服务能力搞不起来,那不好意思——可能就剩价格战死路一条。

另一头是理财收益率回暖走高,加之揽储竞争也一向是很卷的,有些银行因为承担着稳信贷的任务,对存款需求相应较大,会通过各种提高存款付息率加强存款留存,比如协定存款、通知存款等。“毕竟你不做,其他银行也会做。”

于是乎,银行净息差只好进一步缩窄。有心的朋友不妨去市场上比比价,会发现近期不少收益相对不错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已经“倒挂”了普惠贷款利率;另外一些银行的对公长期存款,价格其实也可以谈到高于市面上比较优惠的贷款利率。

从财报数据来看,截至2022年末,银行净息差已创下十余年以来新低。choice数据显示,A股42家上市银行中,仅中国银行、长沙银行、江苏银行、贵阳银行、南京银行、江阴银行6家银行的净息差在2022年实现同比增长,剩余则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好在近阶段再掀存款“降息潮”,利率自律定价机制也出来干活了,二季度大家一起下调存款利率。今天(5月15日)开始,协定存款和通知存款自律上限有新“封顶”,其中国有银行执行基准利率加10个基点,其它金融机构执行基准利率加20个基点。同时,停办不需要客户操作、智能自动滚存的通知存款,存量自然到期。

大家齐步走,一起往下降,谁也别占谁的便宜、谁也别拿高息卷别人的客户,这样一来呢,总算压了一压比较高的那部分负债成本,给了息差一点喘息的空间。

息差保卫战,咱就先从这负债端,正式打响了。

展望未来,随着实体经济稳步复苏,随着负债成本管控加强等,“愉见财经”还是给大家打打气,息差压力应该是会稍微缓和一点了。大概的节奏呢,是第二到第三季度,息差开始出现企稳,随后有望触底反弹。

对稳息差这事儿,如果说有什么法子好想呢,那还是老生常谈的那几样。

负债这头,表面来说是要有存款精细化定价水平,对高成本负债做好量价管控。不过“愉见财经”个人觉得这是一句空话,负债这个东西,从来都是“功夫在诗外”的,是客户的综合化服务能力,客群基础,客户粘性,产品能力,没有这些,光盯着负债搞负债,那肯定一管价就缩量,一降价敏感客户就存款搬家。回过头来看负债成本压得好的银行,基本上都是一套组合拳打下去的,比如投行业务开路,代发开路,财资业务开路等等,那人家的结算就过来了,低成本负债就趴账上了。

资产这头,一方面当然是提升大类资产配置能力等,但在最重要的贷款这头,说到底考的是风控能力和客户基础。比如有些银行前几年就找对了模式,摸稳了下沉客群,如果风险控得住,那这批客户的贷款定价,是可以为拉开息差做贡献的。下面展开聊聊现状。

01

利率“倒挂”

前不久听一家大行分行对公业务部门的人士说,他们那里,一些对公的长期存款付息率有所提高,尤其是为了卷一些大企业客户。这些客户往往议价能力较强,价格能谈到3.5%、3.6%甚至更高。

再看贷款端,目前行业内的普惠贷款价格低的可以做到3.4%-3.5%左右,听说还有些特别让利的,连3.3%都OK。

虽然我们知道资负管理,要看整体看期限看种类要动态平衡,不能这么两头各拎出一个极端数据静态来比。但是,这么割裂着一比的确“倒挂”了,这也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业内的共识也在于,目前贷款利率整体处于历史低位,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新发放的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仅为3.96%,比上年同期低29个基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贷款利率的下行和我国经济增速与十年前相比处于下行阶段相关,体现的是全社会投资回报率的下行;同时,也和过去三年疫情影响下的金融让利政策有关。

央行国际司司长金中夏于4月23日表示,央行一直在大力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从去年的数据来看,2022年,我国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同比下降了34个基点,仅4.17%,这在历史上是比较低的水平。

一边是贷款利率下降,一边是理财收益率的回升和存款成本的居高不下。

在经历了去年年底的下跌潮后,目前银行理财收益率回暖,普遍呈现反弹趋势。普益标准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季度末,理财公司存续理财产品14892款,占全市场存续理财产品的44.03%。理财公司存续开放式固收类理财产品(不含现金管理类产品)的近1个月年化收益率的平均水平为4.00%,环比上涨5.81个百分点。

另据招商证券研报,今年前4个月,理财公司固收类理财平均年化收益率达4.5%,固收类理财净值显著上升。其中,4月下半月定开纯固收、定开固收+、最短持有期固收类理财平均半月年化收益率分别为4.4%、3.3%和1.6%,仍维持较高水平。

与此同时,在本轮“降息潮”之前,银行存款成本也是被内卷而高的。一方面是存款定期化趋势延续,另一方面同业竞争压力不减。“毕竟你不做,其他银行也会做。有些银行因为承担着稳信贷的任务,对存款需求相应较大,会通过各种提高存款付息率加强存款留存,比如协定存款、通知存款等。”前述分行人士对“愉见财经”说道。

另在市场类负债成本方面,光大证券研报显示,受超储率低位、存单集中到期与配置需求萎缩等因素影响,国股银行一季度同业存单发行呈现“量价齐升”,国股银行1年期同业存单发行平均利率从2022年的2.33%上升至今年一季度的2.65%,市场类负债成本有所走升。

02

净息差创十余年新低

多重夹击之下,银行净息差持续收窄。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末,商业银行净息差为1.91%,同比下降17个基点,这也是自2010年以来年末净息差首次跌破2%。

以A股上市银行为例,去年仅6家银行的净息差实现同比增长,其他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国大行中,工行、农行、建行、交行以及邮储银行净息差分别下降了19bp、22bp、11bp、8bp和16bp;股份制银行中,华夏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及兴业银行下降幅度较大,分别下降了25bp、15bp、31bp和19bp;城农商行中,重庆银行、西安银行、渝农商行及苏农银行降幅较为明显,分别下降了32bp、25bp、20bp和20bp。

与此同时,包括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民生银行、兰州银行等在内的12家银行净息差低于1.8%,而1.8%被业内视为银行维持合理利润情况下的净息差参考线。根据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此前发布的《合格审慎评估实施办法(2023年修订版)》,净息差的评分“警戒线”为1.8%(含),低于1.8%将被扣分。

受存量贷款重定价、市场化融资需求仍偏弱、存款定期化趋势延续等因素影响,今年一季度银行净息差收窄态势仍在延续。据公开数据显示,37家A股上市银行中,仅青岛银行净息差较去年末有所回升,常熟银行净息差与去年末持平,其余35家银行净息差则有下行。截至今年3月末,37家上市银行净息差介于1.33%至3.02%之间,其中仅7家净息差维持在2%以上。

这背后,是银行所面临的高成本以及低收益的双重困境。“其实LPR推出后,理应形成贷款利率向存款利率传导的联动机制,但叠加疫情防控、经济调整等因素,银行基于‘存款立行’考核压力,并没有让存贷利率联动传导的机制真正市场化运作起来,因而面临较大压力。”一位城商行相关负责人感叹。

不过,多数观点认为,未来银行净息差表现将有所改善。一方面,从贷款端来看,贷款利率进一步下行的空间或有限,后续若稳增长、扩内需政策出台并提振贷款需求,将有助于贷款利率企稳;另一方面,从存款端看,自律协会存款利率调整可期。

前述城商行相关负责人告诉“愉见财经”,近期在参加一些监管会议时,强化定价自律机制频被提及。“以前自律机制也有,比如在招投标中、在一些检查中都会以自律机制定价作为参考,但仍然给银行留了一些自主空间,有的银行会比较卷,不利于公平竞争和行业发展,近期监管部门开始强调和强化定价自律机制的遵守。”

哦对了,“愉见财经”听说是有设置了定量依据标准的扣分项的,嘿嘿。

而且若未来净息差持续下降,有分析表示,银行业将难以应对一轮强度比肩2012-2017周期的不良暴露,稳住乃至扭转息差趋势有明确的现实意义。“预计今年二季度开始,全行业息差逐步企稳,息差新趋势将是估值提升的重要催化剂。”中信建投研报显示。

03

打响息差保卫战

目前稳息差保卫战已然开始。如开篇所及,相关监管部门通知调整协定存款和通知存款自律上限,其中国有银行执行基准利率加10个基点,其它金融机构执行基准利率加20个基点。同时,停办不需要客户操作、智能自动滚存的通知存款,存量自然到期。

我也在业内听好几家银行的人说,他们的确收到相关通知。本身这两类存款利率相较活期存款利率就偏高,此次监管进行调整并不意外,符合市场预期,将引导行业进一步下调存款利率。

所谓协定存款,是银行对公存款的品种之一,协定存款内的存款享受两种计息方式,对基本存款额度内的存款按活期计息,超过基本存款额度的部分按协定存款利率计息的存款。目前,协定存款基准利率为1.15%。

通知存款则是同时兼有活期存款与定期存款的性质,不固定期限,但存款人必须预先通知银行方能提取的存款。通知期限为1日、7日两种。按日计息,利率根据通知期限长短而定,一般高于活期,低于定期存款。目前,1天期通知存款基准利率为0.80%,7天期为1.35%。

协定和通知存款一般均纳入活期存款统计,且基本为对公活期存款,但其利率远高于0.35%的活期存款挂牌利率。因而在业内人士看来,有必要将协定存款、通知存款纳入利率自律管理机制,将此等类活期产品比照活期存款利率自律上限进行管理。

而在此次调整前,前两月已有多家股份行和城农商行纷纷降低存款利率,此轮调整被视为中小行针对去年9月的补降。2022年9月,在8月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调降后,绝大多数国股大行下调了存款利率上限。

事实上,自2019年以来,监管部门就是很给力的,一直在想办法通过各种方式改善银行负债成本:从对按档计息类存款产品、结构性存款、互联网存款等进行严控,到规范协议存款业务、存款利率报价机制改革、将存款利率管理纳入MPA考核等,持续引导银行降低负债端成本。

对于银行而言,除了从负债端成本发力外,也需不断拓展多元化收入。当前,不少银行正在发力轻资本业务、提升非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

“依赖于净息差盈利实际是依托牌照优势。”前述城商行相关负责人称,银行传统存贷业务和产品已高度同质化,息差收窄是必然优势,因而现在各家银行都在强调中收占比、结算赋能、商行转投行等,本质上是指向收入多元化。

在此前的业绩发布会上,多家银行高管也提及要探索并打造“第二增长曲线”。比如,建行首席财务官许一鸣表示:“建行要进行第二次曲线的开发,所谓第二次曲线,也可以叫第二次创业,在还有能力的时候,要面对这些挑战,去扶持新的领域和产品、服务。”

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称:“我们找到了零售第二增长曲线。”要强化综合金融平台优势,升级产品供应,积极加强人才储备,打造一支高度专业的资产配置专家队伍,提升财富管理业务的经营服务能力;同时,把握寿险市场升级变革机遇,快速推进懂保险的财富管理队伍建设,为私行及财富管理业务的可持续增长开拓新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