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唱一出双簧吧。
平舆,这个地方最出名的是21世纪初的一桩恶性连环杀人案。
凶手黄勇把自家轧面条机改装成杀人机器,连续杀害17人。
为了彰显自己的才智,他还给这台机器取了个名字——“智能木马”。
此后的平舆一直没怎么刷存在感,直到大伙听说它要花3个亿买5000台无人机。
前几年,平舆说要花2.47个亿建通用机场,修到半路还因为资金不够停了。
现在买无人机是机场的运营管理公司出面的,买无人机花的钱比修机场的钱还多,这大伙一听就炸了。
这笔买卖,在斯基看来就不太可能真实存在。
这边花几百万修个雕塑,那边花几百万买个工服,风险不比这个低多了?
何必拿3个亿挑战大伙的底线呢。
当然,斯基并不是说合同不存在,只是合同执行的过程存不存在,大伙就不知道了。
这个县城虽然名儿里带个“舆”字,不过面对舆论,应对显然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事情还没怎么滴,先自乱了阵脚。
比如对合同的认定上。一方说这只是一个意向合同,另一方说是真实合同,不是意向合同。
一般来说,意向合同只是一个框架协议,不会涉及交付内容和条件。
这次的事件中,无人机的提供方是一家上市公司,人家早早地就把合同作了公示。
从公示的合同来看,双方约定了合同金额、生效条件、支付方式等内容,连交付时间都明确了。
合同还说在签订的10个工作日内,就要付两成的钱;一个月内,要付掉八成的钱。
这年头,咱们一些地方手头不宽裕想拖欠的有,离交付还有大半年却急着付钱的倒是不多见。
更何况,平舆方面就是手头不宽裕,才把修机场的事给停了。
后面媒体也下场了,平舆县相关部门有两个说法值得大伙关注。
一个说法是:

购买无人机的行为和平舆县机场没关系,合同中的两家企业可能要进行合作,要引进生产线,在平舆县航空产业园建设无人机生产线。

一个说法是:

企业有自己的融资渠道,不会让我们财政去支持一分钱,交通局他们都不清楚。

斯基脑补了一下:

很有可能双方谈的时候,平舆方面不需要拿出真金白银,只要配合签订一个合同就行了。

这个县城2022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才突破10亿大关,让它掏3亿真金白银不太可能。

但让它配合签个单,然后企业来平舆投资,这个逻辑应该是可以讲通的。
查了一下平舆这个地方,虽然脱贫才没多久,但从公开资料看,还是一个很努力的县。
县领导的班子今天还在广州招商引资,明天可能就出现在民生项目上现场办公了。
这几年,感觉整个班子做事也挺扎实的。
像引进户外产业以后,为了解决土地紧张的问题,把以前僵尸企业占用的土地腾换出来,修建标准厂房,低价出租给入驻企业。
为了解决厂子工人不够的问题,还搞了差不多200个乡村车间。
斯基先声明,平舆没给咱充值,咱也就凭着点公开资料替平舆说两句话。
现在3亿买无人机的枪口都对准了这个县城,斯基只是觉得这次的局,坐庄的不是平舆。
揪住平舆不放,可能错过了更大的瓜。
这次卖无人机的上市公司叫永悦科技(603879.SH),这家公司是2017年上市的。
2017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年份,这一年IPO数量创了历史新高,达到了436宗。深交所都排到全球第一的位子去了。
数量是多了,但筹资额只有2010年的47%,2010年IPO数量是339家。
也就是说,2017年上市的大多是中小型企业。
永悦科技的规模也不大,刚上市的时候营收规模5个亿左右,净利润不到5000万。
上市之后,这本来就不够优秀的业绩,更是一年比一年拉胯。
看着2018-2020年的营收规模还能维持在4-6亿的体面水平,其实到了2020年,利润就剩600多万了。
2020年,这家公司IPO才3年,创始人就开始琢磨着退出上市公司了。这一年11月以后,公司的控制权就转让给了一个叫陈翔的人。
这个叫陈翔的人,要是不蹚这滩子浑水,可能依旧干着一些闷声发大财的买卖。
斯基查了一下天眼查,他有一家叫鸿华的融资租赁公司,注册资本高达2.8个亿,但参保人数只有10人。
还有一家叫江苏华英的企业管理公司,注册资本3个亿,参保人数才34人。
很多人可能会不屑,注册资本还不是想填多少就填多少,不拿出真金白银的都叫耍流氓。
大伙还真别小瞧了陈老板,陈老板的鸿华注册资本是实缴了2.1个亿的。
斯基也才知道,这些搞融资租赁、产业园运营的生意这么来钱,只要几十来号员工就能撑起这么大的排场。
之后,还能花上6个亿,溢价六成买下一家当时利润就剩几百万的上市公司。
咱也不在这里尬吹这家上市公司的质地了。
当年刚开始转让的时候,创始人傅文昌和他的一致行动人手头还拿着23%的股份呢,人家就已经自动放弃表决权了。
但凡上市公司还有淘金的空间,这些人抢公章还来不及呢,哪有自动放弃表决权的道理?
斯基上一次看到这么主动放弃表决权的,也是一位上市没多久就琢磨着要把公司转出去的老板。
后来这家公司被一个80后接盘了,前两年,接盘的80后也失联了。
果然,陈老板接手永悦科技以后,公司就直接往亏损的方向走了。
不过,人家陈老板早就准备好了一个新的故事。
陈老板说,永悦科技要在2022年打造无人机板块,而且在江苏盐城设立了全资子公司。
甚至连工业园都准备好了,一出手就要搞无人机行业的超级工厂。
陈老板旗下的公司都有一个共性:

人少、钱多、订单大。

以前永悦科技在傅老板手上,只做“不饱和聚酯树脂”这一块,整个公司是150多号人;现在既做不饱和聚酯树脂,又做无人机,整个公司也就200多号人。

就是这家200多号人的公司,一吃就吃下了3个亿的订单。
这还不是第一次,去年永悦科技就和江苏中传华夏新媒体科技有限公司签了1.14亿元的大单。
陈老板为什么可以用这么少的人,吃下这么大的单?因为他们用的是无人科技智造超级工厂。
听起来,是不是特别黑科技?实际上,陈老板搞这么厉害的工厂,都没怎么投入。
2022年,永悦科技的研发投入才800多万,研发人员也就23个。
硕士研究生学历的才1个,本科也就10个,还有7个是专科生,5个是高中及以下学历。
对比一下大疆14000多人的规模,永悦科技的上升空间无疑是巨大的。
现在就等着永悦科技4.14个亿的订单交付了,让我们拭目以待吧。